全职
本命黄少天
叶黄/叶all

谢谢小天使们关注

不见 <8>

8.

   我跨了进去。

   但,几乎是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看来我低估了这瓶子的恢复能力——闷油瓶正坐在床头,身上缠了一圈一圈的纱布,几乎可以和木乃伊媲美了,纱布上还有这暗红的血迹,应该已经干了一段时间。他那件深蓝色的外套血迹斑斑且破烂不堪,被随手扔在床头。他头是低着的,隐约可以看见脸上有被什么利器划过的痕迹,他乌黑的发丝柔软的垂了下来,他的手臂没有被纱布包裹,肌肉的线条很硬朗,总体看起来有些瘦削。我心里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好在他没有什么很大的事,我满肚子的疑问想要问他,可却不知道先说哪个好。而这时,闷油瓶突然抬起了头,看了我一眼,我不小心与他对视,他乌黑的眸子彷佛漩涡一般,将我吸了进去,不过他马上又低下头开始研究纱布,这一下给我气的,亏了小爷我这么担心你,好心好意想看看你出了什么事,你倒好,他娘的只望了我一眼就完事了?好歹也说说你发生的事啊!越想越火大,不过我又想起闷油瓶好像又失忆了,不记得我也是应该的,心里有点失望,但那股无名火还没消下去,便又在心里默默的问候了闷油瓶一下,开始思考起如何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我一直死死盯着闷油瓶的发漩。

   “哟,小哥,你醒了?没事了吧?”胖子因怕吵到小哥而刻意压低的大嗓门打破了这份沉默,“小哥啊,我给你说,你是不知道这天真小同志啊,一听你有事那个急得哟,当然我也挺急的。”我踹了胖子一脚。然后闷油瓶直接无视了我们,不知道往空气的哪个方向说了句:“刀。”听得出来他声音刻意压低的虚弱,但,敢情您就记得那刀了?这他娘的算个什么事!

   胖子哦了一声,便问了那几个人中的一个:“小哥的刀呢?”但没人说话,个个脸上的表情简直丰富的吓人,共同点是都说明了“刀不可能还你们了”,这伙人贼胆倒不小,他们应该没见过业界传奇吧,不然还敢这样把刀藏着掖着?

   闷油瓶“嗖”的一下站了起来,看样子是想出手,胖子冲他摆摆手,又向那几个人发话了:“我说你们啊,主意都敢打到这位爷头上去了?就算我胖爷,也要敬他几分。”说到这,他们脸色明显变了变,胖子又接着说:“你们知道道上有个哑巴张么?”话音刚落,就有一人诧异道:“难道这位爷就是……”“没错。”他们这下焉了,指了指靠门那间房:“刀在那里面,不过,这位张大爷提得起么。”他话还没说完,闷油瓶一下走了出去,一脚踹开那间房的门,拎起黑金古刀。

   一干人脸色这下彻底的变了,我偷笑了一下,闷油瓶在斗里叱咤风云的时候,估计你们这些人都还没出生啊。这时候闷油瓶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他这是要干嘛?背着这伤要走?虽说这伤确实没我想的那么严重,不过他好像失忆了吧?他不会又想去找自己的记忆吧?这有点麻烦啊。于是我说:“那个,小哥,你要不等伤好了再走?”闷油瓶没理我,这一下弄得我又尴尬无比,靠,这只死瓶子,我又不会害你!

   看来闷油瓶是决心要走,我气极了,但也没办法,我总不能去拦着他不准他走吧,闷油瓶可失忆了,搞不好直接一刀飞过来,敢情我在墓里没死,却被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给杀了?而且闷油瓶决定的事,向来没人能改变。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在门口低声说了句:“再见。”这是个什么意思?故境重演?他是对我,还是胖子说呢?总不会他是和这群素不相识而且最初对他还不怀好意的人或者他最喜欢观察的天花板说的吧?还是他失忆导致他一见人就说再见?越想越玄乎,我发现和胖子在一起久了,我也越来越不靠谱了。

   闷油瓶就这么径直的走了,我突然想起他好像不认识路吧?于是向门口追去,却发现他的身影早已消失,我转头看了看胖子,他脸上挂着点无奈,还有对闷油瓶没出什么事的轻松。

   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那句再见的真正含义。

评论

© 甘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