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本命黄少天
叶黄/叶all

谢谢小天使们关注

不见<9-10>

9.

   我是在下午才回到店里的。

   回去的途中,我一边开着车一边还点上了一支烟,吐着烟雾,心里不是滋味。我往窗外看去,夕阳毫不吝啬地把一些都镀上了一层金黄,煞是好看。要是闷油瓶也这么毫不吝啬地告诉我一切就好了,不过可能现在他自己也知道不了多少。突然我又想到了三叔,我很担心他,在这个魑魅魍魉丛生的世界,他到底想要找到什么,不过我感觉他对于真相的态度也和我一样执着,而不同的是他作为一个局内人,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些事是当然的。而我是个局外人,盲目地掺一脚进来怎么看有点多管闲事的感觉。三叔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我想找都没法子。而让我惊讶的是胖子竟然答应和他们去下斗了,那些人给了他多大好处,才让他可以和对自己兄弟图谋不轨的人合作,我也没多大兴趣,只希望他不要折斗里就是。最让我冥思苦想的还是那句“再见”,他一共说了两次,第一次说完我们再见后就成了这个鬼样子,这巧合有点别扭。其实我想过把找人闷油瓶关到小黑屋里然后对他严刑拷打,不过这个也只能想想,先不说谁有这么大本事吧,要让他知道是我干的估计我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一时间又有一顿想法涌上来,我隐隐觉得从鲁王宫到云顶天宫,自己像是被卷进了一场阴谋,现在想抽身也迟了。现在状况是,我知道一点东西,但那只是冰山一角,我想知道更多,但命运就笑和我开玩笑一般,我要的是答案,他却抛给我更多问题。待我整理好思绪准备要探索的时候,往往像是一拳打在棉花里一样吃瘪,这让我又气恼又痛苦。不过这同时也锻炼了我,让我从一个鼠目寸光的小奸商一步步向颇有经验的地下工作者(说白了就是盗墓贼)迈进(尽管我总是拖闷油瓶他们的后腿)。同时也让我认识了闷油瓶,胖子等等一票人。对于这样的变化,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懊恼。

   当我回过神时,车子已开到了西泠印社,我不知道我一路上是怎么一边出神一边平稳开车的,我那只烟也燃的差不多了,我把它伸到车窗外,抖了抖烟灰,又用力嘬了最后一口,下了车,顺手扔了烟屁股。


10.

   转眼过了三个月。

   一切都十分风平浪静的样子,我的生活也逐渐回到了正轨(虽然我曾经质疑过所谓正轨,到底是这样每天闲得发慌,偶尔接一笔生意就够我过一阵子的无所事事的生活还是在斗里惊心动魄的日子),这期间来了几个客人,便顺手从中捞了一笔,还给王盟多加了点工资,乐呵的他地扫地越发殷勤了。

   我也想开了很多,彷佛之前的经历恍如梦境一般,不过我还是总会想到闷油瓶和三叔,还有胖子,三个月一点联系都没有,一般这时候他都已经拿货让我出手然后拿了钱会北京逍遥了,不会栽这斗里了吧?不至于啊!虽说他不靠谱,但是确实还是挺厉害的。闷油瓶又怎么样了呢,记忆恢复了吗?想到这些我隐隐有点不安心,心里长个了疙瘩一样。

   躺在那张摇椅上,摇椅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衬的我像个古稀的老人一样。疑惑在心里堆积的多了,也就逐渐有些麻木了,自己做的再多彷佛也有点无济于事的感觉,这种心态有点不像吴邪了我觉得。我也慢慢明白:人终究抵不过命运,他说让你明白你终究有一天会明白,想逃也逃不掉,而他要是想瞒着你些什么,或许你倾尽一生都无从知晓。这点在闷油瓶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证实,只要他不说,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就这这么些个想法,漫长的一天又过的差不多了。我正准备唤王盟去关店门打烊时,一个身影慢慢在我的视线里清晰,那应该是个女人,她高跟鞋拍打地面所发出的清脆的“嗒嗒”声听起来有些刺耳。


评论
热度(3)

© 甘楽 | Powered by LOFTER